难寻资讯网 » 出行 » 正文

北京至芝加哥直达飞机

2017-05-04 综合媒体

出门在外之北京到芝加哥

办好登机牌,吃了午饭,坐上波音787,便准时起飞了。离开首都机场的地面,一切慢慢模糊了。

机上的十几小时,前半段容易过,看看电影吃吃零食就过了。后半段却非常难熬,久坐导致一些乘客不时起身,在机舱过道走动,我也是坐不住的一个。光是去厕所就去了六七趟。

上机前我带上了毛毯、拖鞋,到了机上才感到后悔。机上分发的毛毯足以保暖,拖鞋的脚后跟露在外头是很冷的,除非是全包型拖鞋。只有u形枕头是最有用的。

乘客们把窗户调暗,唯有我靠的窗还是明亮。我总觉得黑乎乎的机舱不舒服。看着窗外晴空云海,旅途的疲惫似乎也消减了许多。

飞机餐共吃了三次,时间点也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一餐是按芝加哥的时间来吃的午餐。国内大概是凌晨。

下了机便是奥黑尔机场,奥黑尔机场整体开阔,建筑物低平。下机后,所有人走过一条地下通道便到了入关处。

我们排队的窗口是个不到四十岁的白人警察,眼神犀利,比较严肃。我蛮紧张,祈祷不要被问太多,想起背包里还带了包白砂糖(机上餐饮剩余),一时却又不好再取出,只希望顺利通过。递交护照后,警察先是查看了DS2019,再是问了几个问题让先生答,其中还问到我在美是什么工作,先生赶紧回答只是负责cook,警察额外加了句“and watch tv”?也不知是玩笑还是什么,让我微尴尬。不过,好在没多问别的,就这样,我们录完指纹及摄像头拍照就过关了。

原以为过了关接下来就好办了,可谁知光是找公交车就难到我们了。

我们网上订购的是直接可以前往西北大学的汽车票,但是上车点并不在我们出关的这栋楼,要想坐公交,先得乘坐铁轨”小火车“到达e3,奥黑尔机场出口多楼层多,每一层每一个口又都不同,按照指示我们拖着沉重的行李箱去二层寻找“小火车”,好不容易上了楼,却眼见小火车在底下开。于是又拖着行李奔赴底层的小火车。

小火车开了约五分钟,我们上楼找到了汽车停靠点,眼见乘客一一下车,我们正想上,胖乎乎的黑人司机却拦住我们:此处不上客,只下客。要想坐车得去楼下。

赶紧的我们又回到楼下,拿着网络订票打印单,找到了指示牌,等汽车前来。排队的人已经有六七个了,约二十分钟,车子来了,那黑人司机下了车,帮乘客们搬行李上车。轮到我们了,司机向我们索要车票,我们这才懂网络订单还没“激活”成车票,于是跑到汽车运营商所在的柜台赶紧办理check,但是那小巴士已经坐不下更多人了,我们只得等下一辆。

估计是司机看我们行李太多,于是让我们等一辆134号码的轿车,估计是类似滴滴打车。上了134车,我们前往埃文斯顿的酒店。约一小时后,司机将我们送到了小镇,却找不到我们要去的希尔顿酒店。因为没网,我们的手机处于无用状态,也怪我们没提前抄下酒店门牌号。司机打电话给人才终于问到了酒店地址。

下了车,也不清楚是否需要给司机小费,需要给多少,最后胡乱给了他车票价百分之十的小费5美元。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

原本打算在希尔顿酒店住两三天,也看好了房型价格,却被告知经济性房都没了,并且未来一星期都不会有。舟车劳顿后的我们只想倒头就睡,也管不了明天如何了,于是要了一晚210美元的房间。

调整时差是痛苦的事,每隔几小时睡一两小时,睡了三次就睡不着了,于是我起来泡咖啡喝。酒店房间自带一台咖啡机,但我从没用过这种机子,于是胡乱地开了一杯咖啡粉倒进去,结果冲出来的是一杯咖啡渣子。第二次摸索,才看明白了。

咖啡味道很香,暂时驱走了我的疲惫。天渐渐也亮了,黎明的云彩现出蓝紫色,我们下楼吃了顿早餐便离开了酒店。

离开酒店后,拖着行李箱问路人,终于到了西北大学。先生的一位同事c帮我们联系到一处短租落脚地,开着车子将我们送到了一座三楼的公寓。

我们住在三室一厅中最小的一间侧卧,放下行李箱,便连迈开步伐的空间都没了。卫生间与厨房公用,由于租客都是男生,疏于清理的洗手盆、浴缸、浴帘等物早已污迹斑斑。

这晚几乎没有睡着,顶上风扇呜呜开着,室内的空调机轰轰作响,我和先生想的是如何在四天内找到房子,这是个大问题。

房子没有落定,每一天都担忧着,网上看好的房子已发出多封邮件,但回复总是不令人满意。大部分房子的入住日期都得在八月一号,这意味着我们也许还将搬第二次短租。

第三天,开了一张美国银行卡,赶在下午下班前递交到了服务中心。我坐在服务中心的门口长椅等候,眼睛却是怎么也睁不开,下午三点半的时间正是国内凌晨,我的睡意越来越强,最后靠着墙面就睡着了。先生办完事下了楼,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