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无人机航拍收费标准

综合媒体

无人机航拍摄影

无人机是通过无线电遥控设备或机载计算机程控系统进行操控的不载人飞行器。无人机结构简单、使用成本低,不但能完成有人驾驶飞机执行的任务,更适用于有人飞机不宜执行的任务。在突发事情应急、预警有很大的作用。

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DJI-Innovations,DJI)是全球领先的无人飞行器控制系统及无人机解决方案的研发和生产商,成立于2006年。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客户遍布全球100多个国家,通过持续的创新,大疆致力于为无人机工业、行业用户以及专业航拍应用提供性能最强、体验最佳的革命性智能飞控产品和解决方案。

无人机“黑飞”成风 考“驾照”学费上万

新闻航拍、明星求婚、摄影发烧友自娱自乐……当无人机不再局限于军事用途后,它彻底“火了”。各种形状、尺寸的无人机产品,在实体店以及网店中销量增长迅猛。但同时,因操控失误引起的坠机事件也频频曝出。由此显现的安全和监管问题令人担忧。

无人机,是可以随便放飞的吗?遥控驾驶人,是否需要考取资质?目前由谁监管又如何监管?无人机监管的相关法律法规一直未有定论。

1门槛大降:普通人也能玩得起

无人机,通俗解释就是无人驾驶的微型航空器。它与航模的区别在于,无人机具有自主驾驶能力,能够超视距飞行。

据研究机构EVTank近期发布的《2015年度民用无人机市场研究报告》数据:2014年全球民用无人机销量为37.8万架,增长势头迅猛。据美国消费电子协会预测,2015年全球民用无人机销量将达到40万架,销售额达到1.3亿美元,比去年增长55%。

目前,一架消费级无人机的价格一般只相当一台智能手机,成为了寻常百姓也能轻易消费得起的“玩具”。

亿航智能技术有限公司是广州2015年才成立的一家专业的无人机制造商。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熊逸放,近日向羊城晚报记者展示了如何用手机操控智能无人机。通过手机App ,操作者可以直接控制无人机的升降,以及细微调整其在空中的位置。

“上海的消费人群最多,广州排在前五。”亿航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胡华智告诉记者。

熊逸放坦言,无论从市场需求和现实条件来说,亿航的无人机销往国外的比例更大,而国内只占三四成,“一来是因为我国无人机市场还有待监管,二来是因为相比一些国家有空旷的城市,或者有大片远离人口密集区的地带,国内的大城市则高楼大厦林立,推广无人机有城市本身硬性条件的局限性存在”。

2“黑飞”普遍:数万人无资质操作

目前在国内遥控驾驶无人机,民航局规定需要取得“驾驶资质”。

今年6月6日,两南京市民在使用一架价格为18000元的无人机航拍时,机器受风干扰失控竟掉进了地铁1号线药科大学站附近地铁高架轨道内,造成列车延误两分钟;今年7月1日,深圳一架无人机高空坠落,砸坏路边停泊车辆,险些伤人。

2009年以来,《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规定》、《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低空域使用管理规定》等规定陆续颁布。

据2013年出台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将各类无人机分为微型、轻型、小型、大型四种类型。上述规定指出,只有在下列三种情况下无人机系统驾驶员自行负责,无需证照管理:一、在室内运行的无人机;二、在视距内运行的微型无人机;三、在人烟稀少、空旷的非人口稠密区进行试验的无人机。

小菲(化名)是广州一名媒体人,其使用单位为其提供的无人机,可在新闻报道中发挥航拍功能。他并不知放飞无人机需要取得驾驶员资质。记者采访获悉,此类“黑飞”现象并非个案。

羊城晚报记者了解到,全国获得无人机驾照的人数只有856名,此外还有数万人处于“黑飞”状态。

记者从无人机电商销售处咨询获悉,商家出***售各类型无人机,只负责无人机产品质量和提示放飞事项,并不负责无人机机主的“驾驶资质”培训。

3厂家对策:

以技术控制降低风险

多家无人机制造商向羊城晚报记者透露,目前因很难去控制消费者如何使用无人机,他们只有通过技术手段加入一些预防措施。“譬如说我不想让无人机靠近广州塔,如果是用手机操控的无人机,就通过电子围栏的方式,在手机端把这个区域设为禁飞区,这样飞机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