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男人在婚外真爱的表现 婚外男人真爱你的表现

综合媒体

正在广东、河北、辽宁卫视热播的年代女性传奇大剧《花火花红》,由《旗袍》《大西南剿匪记》等众多热播剧的编剧海飞创作。该剧讲述了民国时期,女酿酒师花红如何在乱世中成长为女游击队长的传奇故事。在剧中,花红的颠沛人生中用血火刀枪铸就的传奇人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剧中陈三炮、沈家门和田树才,三位不同身世、不同性格的男人,始终是此剧中难以抹去的一笔亮色。或者说,这个民国女性传奇剧中,三位男主演绎了另一种传奇。

编剧海飞在该剧的人物设置中,沈家门作为维护和平的正义使者、保安团长;陈三炮负责义匪传奇,但更重要的我觉得他在剧中担当的是“情种”的使命;被复仇使命烧灼得浑身伤疤的田树才,心里住进了一个魔鬼,让观众知道了什么叫做不择手段。私下里以为,这三个人在剧情中的性格展现和他们的跌宕人生,无论拎出哪一个人来,都可以成就一部男人戏。

情种义匪:老子陈三炮……

聂远扮演的陈三炮是铜锣寨的大当家,敢作敢当,功夫了得,典型的粗中有细的草莽英雄。自少年时期过上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拜的是关老爷,讲究的是劫富济贫。口头禅:老子陈三炮!

编剧海飞将陈三炮为一个敢爱敢恩的人。他在上山十年后下山为亡父报仇,当年作为酿酒师的陈父因为在田家酒缸里溺亡,这笔账被陈三炮算在了田家头上。十年后陈三炮报了杀父之仇,却在同时爱上了仇人家的儿媳妇花红。陈三炮对花红爱得真实而炽烈,如同爱上自己的生命。所以在他复仇后的生涯中,所有一切都围绕着花红的命运,而校正着自己的人生路线。陈三炮曾救过三当家的香雪海,一直将其当妹妹看待,对香雪海的痴缠误以为是撒娇。本来怀着报复心态强迫花红做其压寨夫人,却被花红的与众不同所吸引,从调戏到敬重,后来对花红是挖心挖肝的真爱。表面大大咧咧的陈三炮,实则胆大心细,虽是草莽英雄,但却敢爱敢恨侠骨柔情。陈三炮最后被日军打成筛子,惨烈死去,临死时手里还握着洞房时从花红身上揪下来的一枚纽扣……

由此可见,陈三炮可以单独绎一部《陈三炮传奇》。这里面夹杂着剧本创作者多少的英雄主义梦想或情怀,我们可以从剧情中见一斑。

沈家门:本司令负剿匪勘乱之重任

张嘉译演绎的沈家门是辛浦镇上的保安司令,也就是地方武装的首领。粗犷,狂放,有气势,喜欢唱戏,所以她有一个会唱戏的二姨太冯小宝,自己也喜欢哼几句,但永远跑调。平日里作威作福,面冷心热,爱恨分明,最重江湖义气。对手下兄弟不骂不开口,不管爱你恨你都用凶暴的训骂来表达。暗里却对兄弟们爱护有加,关键时刻是血性汉子。所以编剧海飞,其实应是酷爱此类男性形象,不然不会写得如此栩栩如生,充满灵动。

沈家门共有过三房妻子,大太太失足落水应了海半仙算得水命,二太太冯小宝本来是个戏子后因沈家门娶了田明媚失宠,因勾搭田树才被沈家门之父沈万顺狠心除去。沈家门对三太太田明媚是类似于父爱的极端宠爱,因此最后也赢得了田明媚真爱。日军入侵辛浦,沈家门不愿成为汉奸,接受国军整编开往前线抗日。导致父亲沈万顺被被田树才复仇欺凌。后因为三姨太田明媚被日军轮奸流产,求子心切的沈家门血性爆发,不为达到向日军复仇目的,最后孤身与日军搏杀,血流成河,完成了一个大义男子的一生。所以说编剧在创作这样一个人物的时候,把沈家门设计成了“分裂形”的。不仅个性分裂,又无赖又大爱,而且人生分裂,又兵痞又英雄,又得意又壮烈。他的多面性,造就了一个复杂的人物形象,丰满饱满地呈现在观众面前。

民国版勾践:田树才你忘记复仇了吗?

由姬他饰演的田家二少爷田树才,是一个心理、行为极度复杂的人。自父亲田有粮被土匪陈三炮所杀,一生只为复家仇而活。

编剧海飞为我们设计了这样的出场方式,洋学生田树才代赌棍哥哥迎亲。田树才在家庭蓦然遭遇重大变故后,作为田家的顶梁柱,他把所有的心思转移到复仇上。复仇两字,成为了田树才毕生的目标。他学越王勾践,每日清晨起床是大声自问:田树才,你忘记报仇了吗?

田树才为复仇甚至牺牲了妹妹田明媚的幸福,说动其嫁到沈家做三姨太,只为能在保安团谋个小差,掌握小兵权为复仇作准备;为复仇不惜忍辱负重自己娶个傻媳妇,只为得到汪伪唐军长的部分军权以剿灭陈三炮,甘愿投笔从戎过起了枪口舔血的日子。一方面是一个酷爱干净,学富五车,举手投足间少爷气质十足的富家子弟;一方面是为了复仇不惜忍辱负重,强压下骨子里的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