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寻资讯网 » 史海 » 正文

中国不敢挖秦始皇陵地宫吗 挖秦始皇陵死了多少人

2017-08-08 综合媒体

躲过历代“摸金校尉” 海昏侯墓保留了哪些“古老信息”

中国不敢挖秦始皇陵地宫吗 挖秦始皇陵死了多少人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二号侯夫人墓外景

中国不敢挖秦始皇陵地宫吗 挖秦始皇陵死了多少人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工作现场

文并摄/沈杰群

关于它的前世今生,坊间亦流传出纷繁版本,盗墓者的狡诈与失意、考古队惊天发现的意外之喜、数量上万的满室厚藏……所有传奇故事都会回溯到那一条长达14.8米的幽深盗洞,彻底刺破了一个村庄的安宁。

大塘坪乡观西村距离南昌市区50公里清晨风雨侵袭,我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皱皱眉,让我赶紧开手机导航——在南昌城载客23年,他从未抵达过那个村子。

虽是山长水远路漫漫,却挡不住传奇的汹涌蔓延。一提起海昏侯墓,沉默不语的司机忽然两眼放光,开始朗声流利地向我讲述起传奇的始末肌理:那一年盗墓者的狡诈与失意、考古队惊天发现的意外之喜、数量上万的满室厚藏……以及古墓会为这座城市带来的无上荣光。

印刻古人生死的蛛丝马迹,永远是后人津津乐道的谈资。这墓葬的发掘斩获秦汉考古史上多项“第一”,关于它的前世今生,坊间亦流出纷繁版本。所有传奇故事都会回溯到第一天,是一条长达14.8米的幽深盗洞,彻底刺破了一个村庄的安宁。

我拜访海昏侯墓的时间点,落在两个高峰间的“平缓期”:11月中旬大量珍贵文物面世轰动全国,而预计12月底之前,众人瞩目的主棺将被打开,揭晓墓主信息。此时,这座汉墓迎来短暂清静,让我得以走近牵涉其中的每个人,观察他们如何用双手和历史建立起联系,模糊掉时空的界限。

尘封许久后,古老海昏侯的命运终于流向了现代,一个全新的时间节点。

防备

一有外人接近,守墓警犬便竭力狂吠

这位海昏侯运气好,躲过历代“摸金校尉”

墓园的门,很难进入。登记,寄存,领参观证,接待我的后勤组长黄细桃也赶到了门口,年纪不出二十的持枪武警板着脸拒绝放行:“排长不同意你就不能进。”我只好打电话给考古队长杨军,联系考古所书记王季华,书记打给部队排长,排长再用对讲机通知武警放行。若想进入主墓底层的考古核心区,以上程序又需重新来过。历经七八重关卡,我方得下墓问候安眠两千年的海昏侯。

环顾墓园四周,铁丝网和摄像头紧密包围,守墓的警犬非常尽职,一有外人接近便竭力狂吠,而“人肉防线”更是有武警、公安、安全员、协警四方力量把守。墓地防卫如此森严,一如古人规划建造长眠之所时的深沉戒心。墓主人海昏侯的防备效果究竟如何?千年之久,墓室保存完整,即是最好的验证。

我沿甬道缓步走下墓室,占地约400平方米的高敞空间扑面而来,包含回廊、过道、主椁室、外藏阁。主椁室面积约为60平方米,清晰划分为东、西两室。我所见到的墓室,显然刚送走一场盛大的喜悦,那些震动国人的编钟、竹简、青铜器、马蹄金、雁鱼灯、韘形玉佩等精美器物,已被运至文物保护库房。现场情形一目了然,两三个工作人员于东西室清理木漆器,两人负责用木板和海绵包装文物,另五六人则在主椁室中央操作航吊机,拖走重达千斤的侧板和横梁。还有人不时向墓底洒水保湿,以免木漆器裂损。

田庄一脸学生气,却俨然一位经验丰富的熟练工。当厚重的侧板缓缓升至有轨滑车上,他大声提醒:“看看侧板上还有没有残留东西?”重复问了三遍。工作人员回答均逐一检查完毕——附着在椁板上的漆片,很容易被忽略,每一片都必须悉数收集。田庄在这支考古队里显得格外青春,这位南京师范大学考古学专业的研究生今年30岁,入行未久经历不浅,性情阳光,也是考古队里罕见善谈的一个,他热情为我提供了诸多信息。

主椁室的西室面积比东室小一半,现场清理得相对干净。西北角地上散落着一些黑色木漆器碎片,其中沾土的两块金饼,难掩其辉,吸引了大多参观者的注意力。可再仔细瞅瞅,金饼旁的泥土竟裹有一只格格不入的脏旧白手套。田庄告诉我,这是盗墓贼五年前遗落现场的“罪证”。他们这般推测,是因为手套最初被发现压于椁板底下。可以想象,那一晚趁着月黑风高,盗墓贼打洞深达14.8米,是怎样满心期待地伸手翻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