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路遥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路遥及平凡的世界评价 陈忠实路遥贾平凹

综合媒体

读完厚夫先生的《路遥传》(《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年1月版),我从中感悟到路遥的文学精神大致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点:(一)严肃的、理性的、载道的、观念先行的现实主义精神。(二)功利性、入世的、殉道的、僧侣式的写作精神。(三)把自己的劳动和全体劳动人民的事业联系在一起,在努力表现文学的人民性中,实现自身价值的主体精神。(四)写平凡人的世界、苦难者的挑战、草根者的奋斗精神(五)表现情系黄土地,憧憬现代化,在“入世”与“出世”,“怀旧”与“恋新”的矛盾冲突,情感陷入“二律背返”困境的精神状况。

这些精神在《路遥传》中,或以“事”喻“理”,或借“景”抒“情”,或写“人”论“事”,程度不同地都得到了一定的反映。作者以客观而求实的精神,写他“做时代和历史的记录员”;以崇敬和感佩的笔触,写他“把灵魂献上文学的祭坛”;以火中栽莲的情感,写他“青春在苦难中成长”;以刚毅而坚韧的意志,写他“被打击后的振作”;以不为尊者讳,不为亡者讳的史家品格,写他“情感的阵痛”和“人格的重构”。

这是一本以人写史,以情写传,以事喻理,以真映实的人物传记;这是一本拨微见幽,以史立论,旁征博引,立体显像的人物传记。

作者以人物传记和编年史的形式,把一个文学家放在历史的评价和美学的评价相统一的基点上,感性地领悟他的人生经历与作品中人物形象塑造的关系,理性地分析和梳理他的生活经历和创作思想的源流。由于作者是路遥的乡党、校友、追随者,他在十年的收集资料和创作过程中情不自禁地融入了大量的、强烈的、真挚的感情,还由于作者是一位有水平的散文家和文学理论家,他在十年的收集资料和创作过程中,自觉不自觉地注入了散文化的文彩和学理性的情思,这就使他的叙述,清新而又刚健。描写,生动而又逼真。分析,客观而又入理。评价,准硧而又独到。整个作品既充盈着浓郁的情感色彩,又凝结着强烈的学理特征,给人以强烈的感染力。

作者以家族史和人物命运史的眼光,审视和分析路遥的“才”“气”构成。路遥是一个有“才”而无“气”的作家。他的英年早逝,与他出生在一个饥寒交迫的家庭,青少年长身体时,吃不饱,穿不暖,常常处于饥饿难耐的情况之下,成名后他又为兄弟姊妹们生存的事前后操心有关。他的病与家族病的遗传性有关。加之,他心性极高,总想出人头地,总想干自己不可为的事情;他的出身、教育、学养、爱情、家庭、性格、胸怀、境界与他在思考人生、社会、历史、文学的发展中形成强烈的冲突和震荡不相匹配。他的内在精神与思考的外在精神没有在一个平衡线上运行。他的血肉之躯(气)无法承载内外精神冲突形成的强大的冲击力,病疴之体在“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瞬间,“啪”的一声——断裂了、夭折了,气绝人亡了。在这里,厚夫先生还用路遥的弟弟王天乐补充路遥的“才”“气”。用“革命狂欢”写他青春少年在风起云涌的文化**大**革命中的“元气大伤”,这些思考都是独持史传精神之烛的见底映照。

作者以时事造英雄的唯物史观,写好人、贵人、才人、亲人、友人、文人、官人、路人对路遥的帮助,写路遥的社会关系中的那些人对友者善、对友者助、对友者尊的古道热肠。这里有时代对文学的热捧,有社会对作家的推崇,有人类对青春奋斗者的同情和友持,有缪斯的宠儿们互相间的欣赏、认同、支持和提携。这种描写,就把文学和生活,文学和人民,文学和社会,放在了一个充满人间烟火味的、坚实的大地之上。

人物传记最忌讳狭、小、低、俗、琐、细、偏、妄。《路遥传》没有这些弊端,作者低调而挺拔的情操,谦虚而自信的情怀,平实而蕴涵的素养,诗性而哲思的历炼,使他在撰写这部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