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李易峰赵丽颖 李易峰承认与李沁交往

综合媒体

拍的,那时候我还没有染白发,首先当时也是跟冯导第一次对戏,会有些紧张,而且这段戏是一个转折,对小飞这个人物来说非常重要,如果拿捏不准,观众就感受不到他到底是一个什么路数的人,当时自己还是想了很多,怎么样能够把他演得,让人感觉不那么坏。当然导演在这方面给了我很多的帮助,怎么去把控住这个度。

李易峰觉得京腔的问题并不是重点,电影主要讲的是父子关系

李易峰谈京腔不足:如果让大家出戏,说声对不起

凤凰娱乐:李易峰的角色性格叛逆,在这方面有没有做一些功课,或者提前体验生活?

李易峰:我的生活没有像晓波叛逆那么严重,但是我可以在生活当中去积累,我现在和电影中的他年纪差不多,也能够知道对父亲叛逆的感觉是什么样的,然后结合剧本,再去把情绪丰满。

凤凰娱乐:你演的是个北京男孩儿,但京腔并不是那么重,会不会担心观众质疑?

李易峰:那就对了,虎哥说,这个电影并不是教大家怎么说北京话,而且现在新的年轻的北京人也没有那么强的老北京感觉。本来电影讲的也是一个父与子两代人之间的故事。所以倒没有在北京话上面给我那么那么大的压力。

当然这可能是我拍这部电影所要面对的比较困难的问题,之前也去找了老师,去学习,跟虎哥他们这些北京人多聊聊天,去找一找北京话的感觉。如果因为我北京话的问题,已经让大家出戏了,在这儿跟大家说声对不起。

凤凰娱乐:父子对话喝酒的那场戏难度大吗?

李易峰:其实没有,这场戏不是我一个人在那儿表演,是两个人一起,对手特别重要,遇到一个特别厉害特别好的对手,他可以带着你,进入这个戏份,进入这个环境里边,你去把这个关系给呈现出来。非常幸运的是,这个对手就是冯小刚导演,前期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读剧本的时候也是读这一场戏。

拍摄当天我很早就来到了现场,虎哥带我去熟悉晚上要拍的场景,他很仔细地告诉我,一会儿有什么样的人会在这个场景里边,给我作为演员创作的一个安全感,我们也排练了几次,当然都不是从头到尾这么走下来,都是大概这个点是什么什么什么样的,晚上直接来的时候,大家一起喝了一杯红酒,暖暖身,一条就这么下来了,中间也有一些突发的状况,但是这些东西都是非常添彩的,因为我自己觉得如果永远都是按照约定俗成的东西来表演,如果没有新鲜的,其实不好玩,我们不是拍胶片,可以再来,中间有一些小的状况,但都是在人物合理范围以内的,大家你来我往的。拍完这一条,会还想再拍几条,非常棒。

吴亦凡和李易峰在电影中并没有对手戏

谈合作:都是慢热的人,拍完片才熟悉起来

凤凰娱乐:两位第一次合作,当知道有一个角色是对方来演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李易峰:他要是一女孩就好了。

吴亦凡:原来你是这么想的是吧。

李易峰:因为这个戏里边,除了许晴姐就没有什么女孩了。

吴亦凡:对,没有那么多的女性角色,比较多的是男人戏,所以有点失望是吧。

凤凰娱乐:两位这次没有太多飙戏和比较的机会。

李易峰:所以可惜了,这个电影里边,我们俩没有一起飙戏的机会。

吴亦凡:对,有点遗憾。

李易峰:避免了这个问题的发生。

吴亦凡:我俩基本上确实是没有对手戏,唯一在一起的镜头就是一个带关系的镜头,也不说话的。

凤凰娱乐:这样合作下来,对对方有什么样的印象?

吴亦凡:我俩拍完戏之后熟悉起来的,拍戏当时真的接触时间特别少,就一天的时间,很难有什么印象,一上来当然都是很友善,都希望能够交朋友这样去来往,后面拍完之后大家闲下来有时间了,慢慢熟络起来了。

李易峰:都是。

吴亦凡:算是慢热型的。

李易峰:慢热。对对对,都是比较好玩的人。

吴亦凡和李易峰对于“小鲜肉”这个词都不太感冒

谈“小鲜肉”称号:太表面,不排斥也不推崇

凤凰娱乐:宣传的时候,冯导会说,不要叫你们“小鲜肉”要叫“小爷”,你们自己怎么看这些称呼?

吴亦凡:我反而很喜欢“小炮儿”,不太喜欢“小鲜肉”,这个称呼我觉得太表面了,虽然是大众给予的,但说我觉得通过作品的累积也好,人物的形象也好,希望能够有更多让人们认识到的另外的形象和标签,比如说“小爷”我就非常喜欢。

李易峰:对,这个称呼其实无所谓,都是别人给予或者这个时代这一段时期所产生的属性问题,最终长期的还是作品,还是一个人的本质属性问题,我也不排斥,我也不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