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寻资讯网 » 孕育 » 正文

女人做结扎手术位置图

2017-04-27 综合媒体

子宫次全切术是常见的妇科手术,是把子宫连同宫颈都切除。切除的原因有:严重的慢性感染(盆腔感染性性病)、严重的子宫内膜感染、子宫肌瘤等。子宫切除可经腹部或阴道进行,腹部称为经腹部子宫切除术,阴道称为经阴道子宫切除术。

“结扎”jié zā,即“结扎术”,是指使用一定的手段(如使用羊肠线)将人体或生物体的某些管道(如血管、输精管、输卵管等)扎住或起到同样的效果,“结扎术”通常被认为是一种小手术。有时候,“结扎”被用于特指输精管结扎术或输卵管结扎术,这些手术早期是永久的不可逆的避孕手术,但现在的医学已经能够实施输精管复通术和输卵管复通术。

平度女子身体藏针十几年 疑为结扎手术遗留(图)

原标题:平度女子身体藏针十几年 怀疑是结扎手术遗留

家住平度市明村镇丁家庄子村的范秀芳,十七年来一直饱受着病痛的折磨,为了治病,丈夫带着她四处求医,范秀芳本人几乎每天以药当饭,直到今年五月份,一张核磁共振的检查报告,让夫妻俩都傻了眼。

女人做结扎手术位置图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视频截图。

女人做结扎手术位置图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视频截图。

止疼药、各种妇科药,这些都是范秀芳每天必须服用的,由于长期吃药导致胃部也出了毛病,范秀芳时不时的干呕,异常痛苦。十几年来,她一直在和丈夫为自己的病情,找一个答案。

今年六月,范秀芳在青大附院的检查结果,让夫妻二人傻了眼,臀部皮下,1.3厘米的金属针状物。难不成这就是范秀芳十几年来承受病痛折磨的源头?这根金属异物是什么?又从哪里来的呢?尹长介怀疑,是妻子17年前做的结扎手术,留下的病根。

带着医生给开的证明,尹长介带妻子回到村里,不过几天后,村委再次通知尹长介到镇上的计生办。

结扎手术后的十几个小时里,范秀芳一直昏迷不醒,尹长介赶紧把情况反映给了镇计生办,随后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又把范秀芳送到了平度市计生部门。

尹长介带着妻子范秀芳先后到明村镇医院、平度医院、潍坊医院等多家医院进行治疗,半年多的时间,终于把妻子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可从那以后,范秀芳就有了肚子疼的毛病。

专家的话让尹长介怀疑起那场结扎手术,2007年,他找到明村镇计生办,当时一位彭主任给开出了介绍信,让他带着妻子去平度妇幼保健院再做检查。

就这样,老尹和妻子在家一直等待着去做鉴定的通知,可一等又是好几年,该等的通知没等到,范秀芳的病情却在一天天恶化。直到今年六月,在青大附院的检查结果出来,夫妻俩才知道,折磨了范秀芳十几年的,居然是身体里的一根金属针状物。

老尹和妻子肯定地说,范秀芳除了十七年前做过一场结扎手术之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手术,那根针也更没有外力扎进去的可能性,所以他们认为,这一切都是结扎手术造成的,那么对此,明村镇计生办又是什么态度呢?

11月28号下午,记者和尹长介一起来到了明村镇计划生育服务站。

张主任回答说,他是在这个月十七号第一次听说范秀芳的事,之后也以最快的速度把相关情况汇报给了平度市计生局,准备申请计划生育并发症鉴定,不过八天之后,因为材料不齐被退了回来。按照老尹的说法,妻子在97年做完结扎手术之后,就已经出现了异常情况,按理说当年就应该按照程序进行并发症鉴定,可为何一拖就是十七年?对此,张主任解释说事隔太久,领导班子换了六七届,已经无从查证了。

到底需要多么详细的材料才能申请鉴定呢?今天,老尹把家里能找到的所有病例都拿到了计生办,从97年到2014年,几乎年年都有,工作人员帮助老尹把这些病例进行分类和规整,下午四点多,带着重新整理后的材料,记者和计划生育服务站的张主任,一起来到了平度市计生局。

计生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般来说计生办递上来的材料要先经过他们审查,通过之后,再由计生局组织专家组来进行鉴定,整个过程下来,少说也要几个月。不过目前为止,范秀芳的材料还是无法通过审查这一关。

工作人员指出,进行计划生育并发症鉴定,需要范秀芳最近两年的全部就医记录,如果有缺失,就不能证明病人曾接受过连续性的治疗,可老尹翻遍了全家,也只找到了这两年的部分病例。手里拿着从97年到现在的几乎所有病例,难道还不能证明范秀芳十几年来的痛苦吗?除了门诊病例、药费单等不齐全外,工作人员还指出计生办方面要准备的材料也压根没有备齐。

范秀芳

热点信息